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告別目錄電價后,電價改革怎么走?

發布時間:2022-02-17 瀏覽數:3

2021年底,國家發展改革委下發《關于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發改價格〔2021〕1439號)(簡稱“1439號文”)。此后,工商業目錄電價成為歷史,我國電價改革開啟新征程。

1439號文的印發,是中發9號文發布以來的一次重大改革節點,是對前期電改的升華與深化,目的是推動發電側和用電側建立“能漲能跌”的市場化電價機制,取消工商業目錄電價,推動工商業用戶全部入市,價格由市場形成。此次改革,對發、輸、配、售全產業鏈,以及電改的未來發展方向將產生重要影響。

電價改革.jpg

售電側迎來大改,代理購電推動工商業用電全面邁向市場化

為加快推動電力市場建設、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我國啟動此次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取消工商業目錄電價,推動工商業用戶全面入市,同時為做好改革前后的平穩銜接,提出了電網企業代理購電機制。電網企業進場交易無疑對電力市場格局、價格形成機制,以及獨立售電公司的轉型起到催化劑作用。

從市場格局來看,考慮到目前一次能源價格上漲,工商業用戶入市積極性不高,而且對于已入市用戶而言,如果無正當理由退市,其購電價格就按照電網企業代理購電價格的1.5倍執行,所以,市場內工商業用戶退市成本較高,預計未來一段時間,市場用戶和電網企業代理購電用戶將保持穩定。

從價格形成機制來看,電網企業代理用戶電價與市場用戶電價的差異主要體現在購電價格上。按照文件要求,優先發電電量的低價電源用于保障居民和農業用戶,如有剩余,可作為電網企業代理工商業用戶的部分電量來源,不足部分才通過市場化采購。電源的差異決定了代理購電價格和市場化價格有可能存在差異。以廣東為例,由于代理購電用戶僅有部分電量來源于市場,只承擔部分市場波動風險,因此在市場價格上漲較多時,電網企業代理用戶低于市場用戶電價,而當市場價格低于基準電價時則高于市場用戶電價。

對售電公司而言,雖然迎來萬億級新市場,但同時要面對電網企業進場的挑戰。一方面是機遇,以廣東的實際來看,改革后有40%的工商業用戶電量逐步入市,給廣東售電市場帶來約2400億千瓦時的增量空間。另一方面是挑戰,1439號文和《關于組織開展電網企業代理購電工作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電網企業代理購電通過場內集中競價、掛牌等方式參與,指明了電網企業要與售電公司同臺競爭。由于電網企業體量大,勢必擠壓一些議價能力弱的售電公司;同時,由于電網企業不收取代理費,也會給售電公司造成巨大壓力,沒有真功夫、只會吃價差的售電公司很難生存。

基于輸配電價收費,電網公司聚焦向新型電力系統轉型升級

本次改革后,電網企業的收入主要分為三部分:一是對于進入市場的工商業用戶,電網企業基于輸配電價收取電費;二是對于暫未直接從電力市場購電的用戶,由電網企業代理購電,也是基于輸配電價收取電費;三是對于居民、農業、公益性事業單位用戶,由電網公司售電,這部分收取購售電價的價差??傮w來看,落實中發9號文“管住中間、放開兩頭”要求,基于輸配電價收費將成現實,電網公司盈利模式會發生根本性變化。因此,電網公司應更加聚焦主業,做強做優做大輸配電網,提升輸配電資產運營效率和效益,推動雙碳目標落地和新型電力系統建設。

一方面,電網公司要率先實現轉型,重點建設柔性可控、靈活調節的智能電網,通過應用柔性直流輸電等新型技術,提高電網適應性,有效應對分布式新能源和多元化負荷接入的復雜情況,形成可支撐新能源大規模、高比例、高質量、市場化發展的電力產供儲銷體系。另一方面,電網公司要大力推動建設云邊端一體、數字賦能的數字電網,通過應用云大物移智鏈等先進的人工智能算法和數字技術,開發云邊端三位一體的強大算力,將北斗導航、無人機、智能變電站等全面融入到電網輸、變、配等環節,支撐系統調度能夠有效應對實時、復雜的發用數據變化,滿足新型電力系統對高強度分布式計算的需求,以數據資產為電網賦能,更好地提高電網資產運營效率。

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實現更大范圍電力資源優化配置

中發9號文發布以來,為了加快推進電力市場化建設,國家層面成立了北京和廣州兩大國家級電力交易中心,各省成立省級電力交易中心,形成年度長協、月度競價、現貨等多類型交易品種,推進了八個現貨試點市場陸續開展,初步搭建了層次多元、品種多樣的市場交易體系,但是距離實現全國范圍的電力資源優化配置還存在一定差距。一是各省份以本地電量平衡為邊界去開展跨省跨區交易,以行政干預為主、市場驅動為輔,很難實現多邊交易。二是省間網架薄弱,互供能力差,往往會出現水電發達省份在棄水棄電、其他省份卻因供不應求而限電的現象。省間交易規模受限于跨省跨區輸電專項工程的剩余送電能力,單一輸電工程無法實現更大范圍優化配置。三是對省間互備的電網定價機制不明確,缺少容量電價機制,電網企業投資跨省跨區輸電工程動力不足,限制了省際電網發展。

2021年11月24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主任習近平,在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二次會議時強調:“實現電力資源在全國更大范圍內共享互濟和優化配置,加快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安全高效、治理完善的電力市場體系?!睂τ诮ㄔO全國統一電力市場,筆者認為:一是要有強有力的組織保障,設立全國層面的交易機構,統籌協調全國各地電力資源,實現全國范圍靈活調配;二是規范各級電力市場秩序,打破電力發展和交易的地域界限,減少地方政府的干預,鼓勵市場主體直接參與跨省跨區交易,賦予市場主體以充分的選擇權,以社會福利最大化為原則,實現供給與需求的精準匹配;三是明確跨省跨區電網建設的投資回收機制,用經濟手段鼓勵電網企業加強省間電網互聯互通建設;四是加快建設輔助服務市場,推進全國范圍內調峰、調頻、備用等輔助服務交易,維持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進一步促進電力資源優化配置。

適應新形勢,電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走向高質量發展

我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來,取得一系列成就,但在電力行業仍面臨諸多問題,比如煤電成本與價格倒掛、棄光棄風棄水、局部供需不平衡等。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在實現“雙碳”目標過程中,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要立足以煤為主的基本國情;深化供給側改革重在突破供給約束堵點,要打通生產、分配、消費各環節。

新形勢下,我們要重新審視電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變化,在電源側、電網側、用戶側共同發力,實現整個電力產業鏈的改革發展。電源側,電源結構調整仍需要一個過程,煤電仍是保障電力供應平衡的“基本盤”。要做好全國范圍內的電力統籌規劃,嚴控新增產能,淘汰落后產能。推動建立容量市場,穩定資本預期,實行新能源捆綁銷售機制,保證新能源成本有效疏導。電網側,電網要充分發揮樞紐和平臺的關鍵作用,加快構建新型電力系統,提升大電網的輸配能力和適應能力。理順輸配電價機制,科學反映不同地區、主體間的成本收益及資源利用效率,用價格信號引導資源配置。用戶側,要以市場為主導,優化完善市場規則,豐富交易品種,構建電能量、輔助服務、需求側響應、可再生能源等多類型市場,多途徑培育市場主體,提升售電公司的服務能力和服務水平,以市場需求引導和激勵電源和負荷匹配,優化電力系統資源,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國電中星是一家專業的電力檢測設備廠家,密切關注電力電網相關行業的發展與動態,了解更多訪問國電中星官網:www.gemsannet.com

国产jjizz女人多水-无码人妻巨大屁股系列-情侣作爱视频-中文字幕无码人妻影音先锋